Renaissance - 人文左岸

關於部落格
藝文、音樂、電影、社會關懷、當代思潮
  • 2603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戲曲導演縱橫- 專訪李小平

傳統文化走到今天,無可否認已經有許多限制和不合時宜之處。因為不合時宜,才會強調現代性與現代意識。許多年來,現代化一直等同於『西方』,但在西方元素參與、運用的同時,難免有陌生感,也容易迷失在形式上的追求。早年,我也追求「新」、追求「現代」,著眼在技術上的滿足,但這些其實遠不能及人類情感中的巨大能量...

(李小平口述)

戲曲導演的角色定位
戲曲是一項高度仰賴技巧本質的藝術。觀眾因技巧而得到娛樂,印證了『無技不藝』的藝術基本原則:沒有技術的本質,不能形成一種藝術,無論廣義解釋在任何領域都是一樣。

對一個戲曲工作者來說,技術起初都來自臨摹,如同書法的臨帖,將技巧透過精準的訓練,轉化成個人本質的一部份。然而在悠久的戲曲發展史中,這個意念養成的過程卻始終未將他人智慧的參與納入其中,直至近代接受西方思潮和戲劇理論的衝擊,才漸漸為戲曲導演的形成打開契機。

戲曲本業出身,讓我不至以一個純然西方劇場的角度來經營這個角色。相反的,我懂得尊重傳統戲曲的特色和優勢,也有一個更好的角度、更全面的視野,自由運用來自不同劇場的觀念和戲劇元素,來達成創作意圖。

傳統戲曲是以演員為核心的劇場形式。然而當你站在導演的位置來鋪陳整齣戲時,演員只是其中一項元素,其它如視覺元素層面的服裝、燈光、道具,以及聽覺元素上的音調,配樂,都與如何塑造一齣戲的基調有關。除了技術性的元素外,最重要的還是對戲的情感、主旨及精神的掌握,以及流暢地把一個故事交待清楚。『導演』畢竟是一個為因應綜合性而產生的角色,每個層面的交互運作,形塑了這齣戲的靈魂。

與演員的互動
無可否認的,對演員的協助仍是導演工作中最吃重的部份。在傳統戲曲中,紮實的技法與動作是必備條件,但一個演員很可能單憑技巧把哭腔詮釋的完美無暇,卻找不到哭的動機跟情感源頭。如何讓情感的表現不只停留在技術的表現,對導演和演員都是一大課題。在近期的工作經驗中,我試著在一開始強迫演員將一切歸零,避免他們只是習慣性的去複製某種情緒的「形式」。這個過程幫助演員發展出更完整的「情感線」,讓技巧依附在經過內化、「長」出來的情緒上。這種內外貼合的狀態呈現在舞台上,將更細膩和全面。

曾經,我習慣把把演員和角色區分成兩個本體。我不太在意演員本身的特質或個性,只將他們當成我的素材,任意捏磨成我所認為那個角色該有的樣子。但將一個演員本身的特質全然瓦解掉,不見得是一件好事。後來,我逐漸懂得如何將演員本身已經具備的特質和情感經驗,與角色互相加乘,這種做法所帶出的情感層次和厚度,會更加豐富。與演員互動,是很值得珍惜的共同創造的過程,永遠有學不完的、新的想法與感動,從互動中源源不絕產生。

當前京劇的發展
目前戲曲的導演有三個不同的努力方向。第一,是完全遵照文本的傳統劇碼,第二是老戲新編,第三則是全新創作的新戲。碰到傳統劇碼,我要求演員百分之百遵照所受的訓練,手、眼、身、法、步全都馬虎不得,反倒不是期待他在人物的情感塑造上能達到多精準的地步。不論對導演還是演員,老戲就某個程度而言仍屬於一種臨摹,是既有本體再深化的過程。

至於老戲新編,就能容許新觀點的詮釋。在本質上,老戲新編其實是一半一半的:它可能有著熟悉的形式,卻同時能在情感、精神或基調上尋找出新的依歸,不僅能將原先的特質放大,也能將潛藏的人性關懷更立體化。在嘗試之中,情節的張力擴大了,演員的表演能量也得以用更放肆形式的揮灑。另外,它也融入了現代劇場對於節奏的控管,使舞台上的各個元素得以被精算、控管。

純然一齣全新的劇碼,可能性就更多元了,就看你如何發揮創意。我自己曾嘗試在排戲的過程中,讓演員徹底歸零,不讓他們用習以為常的聲韻,只帶著一點微微的情緒,將台詞念出來。聲韻、身段等等,都是戲曲演員情感塑造的工具,然而站在觀眾的角度,他們是被動的等待被這些工具來取悅,劇和角色所描繪的情感,本質上是遙遠而難以接近的。採取一種剝除戲曲程式的手法,一開始演員們是有些不安的,但正因為呈現在舞台上的不再是一種修飾出來的情感,觀眾開始被引動,也開始將自己投射到角色身上,真正融入創作者所要表達的意境,演員們也從觀眾的回饋中,對新嘗試建立了信心。當然,一切的嘗試都要建立在你清楚知道整個精神主軸和走向,演員才能夠在覺得安全的狀態下,跟觀眾產生真實的情感互動,也才不會在嘗試中失去了焦點。

意念上的現代,而非形式
傳統文化走到今天,無可否認已經有許多限制和不合時宜之處。因為不合時宜,才會強調現代性與現代意識。許多年來,現代化一直等同於『西方』,但在西方元素參與、運用的同時,難免有陌生感,也容易迷失在形式上的追求。早年,我也追求「新」、追求「現代」,著眼在技術上的滿足,但這些其實遠不能及人類情感中的巨大能量。於是,我開始專注在「意念」上的現代,而不再僅僅是形式上的創新;這也讓我不在侷限於某個藝術理念或風格流派,只單純看待每部作品的意涵、認真面對每個人物內在的聲音,讓當下的情感自己表白。現在的我很容易感動,不論是討論新劇本裡的一個意念,還是排練一個熟到不能再熟的身段,都能觸動我心裡那根弦。我從來沒有太多道理或理性分析,對我而言,戲劇的力量來源,正是普世人性中,共通的部份。

近年京劇界逐漸有了本體敘事結構的改變,在選材上也懂得貼近現代人的情感渴望,不再只思考如何在表象、形式、題材上創新。當戲曲工作者訴諸人的「情感」,曾經只能在現代或前衛劇場找尋情感閱讀或生命照映的人們,也開始在傳統戲曲中找到深刻的人性關照;即使故事是傳統的、人物是歷史的,卻能迸發出足以反應當代的生命力。今日的戲曲,早就超越形式、超越語言、超越文化。處在藝術創造的「進行式」中,已然不再有『傳統』與『現代』的距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