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enaissance - 人文左岸
關於部落格
藝文、音樂、電影、社會關懷、當代思潮
  • 2662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寫與不寫

眼尖的老朋友們可能注意到了,這裡放著的文章幾乎都是舊的。這兩年多以來,少有新作是事實,只是為了趕上部落格時代,挑選了一些還算滿意的舊文章。事實上,不是因為無議題可寫,04到06年之間,有太多值得討論,甚至應該延續討論的事件。

不寫的原因,很簡單,不過就是失去了議論的興趣,也失去了對單一領域的關注。

思考過程其實也是可以結集成文的,只是,我不太願意再讓自己對任何議題有既定的結論。也許有階段性的想法,但不是一個結論。我寧願每一個議題都是多元的,都是有空間的,甚至開始期許自己能夠維持這種態度很久、很久。

當然,回顧那些熬出黑眼圈,在網路社群上與人論戰的日子,仍驚異於在互動中所激盪出的思想火花,但同時,也看到自己不成熟與衝動的一面。回首經營社群的日子,就像一面鏡子,照射出人在試圖表達自我時所曝露出的天性,不論是好與不好,都值得深思和借鏡。只要有人的參與,虛擬和實體,其實都抓的出共同原則,更看得到自己,因為人性。

因為看見自己的不足,於是不寫觀念性的文章。一停兩年,不是覺得自我毫無成長,只是這兩年來所關注的議題,很難以最正面的態度呈現。看見一位在新聞和文化界赫赫有名的前輩,在這兩年之間,一篇比一篇悲觀、一篇比一篇無力,卻仍舊只能不停的、大聲的重複同樣的問題,直到那些還願意聽的,也失去了興致。這不該發生的。何等令人心碎!每星期看到他的作品,都提醒著自己,別輕易再拿起筆。與一個時代的潮流對抗,尤其在一個錯誤的時空,縱使再有理想主義性格,都難免灰心喪志。

已往關注的主題集中在藝文領域,但對『藝術』本身,不論是創作還是評論,我盡不上力,最終了解自己所能做的只是對『產業』的觀察而已。曾經相信,藝術會是所有問題最好的答案,因為喚醒每個人對美的既有本能,向上思考、改變世界就不是不可能的任務。然而,當時的我並無法真正理解這世上的資源是如何的分配不均。我當然知道有吃不飽飯的難民,卻以為藝術能多少在精神層次彌補他們的缺乏。有些時候,是的,非洲的布希曼族孩童可以跟著馬友友的琴聲起舞,但面對每天在生存邊緣掙扎著求一口食物的無數人,你如何忍心開口談論藝術?

也正因為如此,我所關注的事物移到了國際政治局勢、第三世界的困境,以及經過殖民的國家在文化尋根與全球化中所遇到的衝突。然而,這都不是簡單的是非題,你可以有看法,但沒有哪一個現狀可以靠尋找歷史根源找到單純的對錯。即使能找到道義上該負責的一方,經過時間和種種因素的交互作用,你很難再找到絕對的加害者與受害者。縱使能釐清一切的起源,也無助於化解今日的劍拔弩張,更不能因此給已故的受難者和仍活著的人,一個平息的理由。這一切,沒有標準答案,更不會有單一解決方案。這其中的糾葛,不會比討論某個音樂流派來的簡單,但卻是更多人可以透過文字,憑著人性和良知的判斷,來理解並參與的。

美國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曾說過一段話:「我必須研究政治和戰爭,讓我的兒子有機會學習數學與哲學、科學和商業,而他們的小孩才有機會學習詩歌、音樂和所有藝術。」雖然美國歷來解決的問題似乎不如製造問題來的多,但開國元老亞當斯的話還是有其值得深思之處,也符合人本心理學家馬斯洛關於人類需求層次的觀察。

落落長寫到現在,並沒有交代為什麼決定重新拿起筆來,其實,我自己也不見得完全明白。說這是一種自我訓練也好,不再執著於說服他人、找出結論也好,至少有一件事是確定的:所有我化為文字的,不過是一種尋找過程。我不試圖歸納出不可動搖的定見,只是提出問題、提出我的思緒理路。雖然,連我自己都不見得習慣沒有答案的文章,但至少是為自己嘗試思考這件事,留下一個記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