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enaissance - 人文左岸
關於部落格
藝文、音樂、電影、社會關懷、當代思潮
  • 263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拜訪森林:童話故事的解構與重塑

 

這些正是美國音樂劇的國寶級大師史帝芬‧桑罕(Stephen Sondheim),試圖透過「拜訪森林」一劇,拋給每一個參與者與觀眾的問題。

史帝芬‧桑罕以青年才俊之姿掘起於百老匯,憑藉著大師伯恩斯坦的《西城故事》一劇,在百老匯站穩腳步。然而他從不隨波逐流,從《夥伴們》、《癡人大秀》、《小夜曲》、《太平洋序曲》、《理髮師陶德》,到《星期日與喬治同遊公園》,嚴肅的筆調、對人生意義的探索,使他在七座東尼獎和一座奧斯卡之外,還獲得從來不太青睞歌舞劇的普立茲獎肯定。

桑罕的搭擋詹姆斯‧拉派(James Lapine)掘起於實驗劇場,原本是位前衛的視覺藝術家,和桑罕有著不同成長背景及價值觀。但也正因為如此,他為桑罕的作品注入了更多思考面向。對於童話,兩個人也有不同的認識。桑罕讀的是格林兄弟和安徒生的原典,而拉派的媒界則是鼎盛時期的迪士尼卡通。於是這個解構童話、重塑童話的動機,逐漸發展成《拜訪森林》的藍圖。

一九八六年十二月,《拜訪森林》於加州聖地牙哥成功首演,並於隔年十一月正式登上紐約的馬丁貝克劇院舞台。『重讀童話』的出發點,拉近了《拜訪森林》和一般觀眾之間的距離,精巧的歌曲旋律、淺顯卻富有深意的唱詞,將耳熟能詳的童話段落成功拼貼成一個擁有全新動機和層次的故事,加上百老匯一線演員的參與,不僅票房拉出長紅,更在東尼獎上讓強敵《歌劇魅影》面子掛不住,一舉拿下象徵音樂劇靈魂獎項的「最佳劇本」與「最佳詞曲創作」。

動人的童話背後,其實是極度理性的哲理探討。透過一對因家族咒詛而無法生育的麵包師夫婦,和一個一心想要回復貌美青春的巫婆,串起「灰姑娘」、「傑克與魔豆」、「小紅帽」及「長髮姑娘」這四個經典童話故事。劇裡幾位主人翁唱出『我希望…』的序曲,也道出了整個故事的主軸:每個人都有希望得到的,但那究竟是家庭、社會價值、教育等外力加諸給我們的,還是我們真正想要,以及真正需要的?我們一遍又一遍的說著床邊故事,但可曾思想過透過這些童話,我們傳達給孩子們的是什麼樣的價值觀?

第一幕裡,問題隱藏在童話故事的正軌中,除了幾個人物不經意的交集,一切似乎就和印象中的童話情節沒有兩樣:灰姑娘成功參加了舞會,並被王子帶回城堡、傑克成功拿到了巨人的寶物,改善了家境、麵包師和妻子成功取得巫婆要求的四樣東西,成功解除咒語、巫婆則恢復了青春美貌,長髮姑娘也和王子團圓,所有人應該就此幸福快樂。

但疑問的氛圍,從第一幕結尾的大合唱,一直延續到第二幕的開頭。伴隨願望實現而來的,真的是幸福快樂嗎?進了城堡的灰姑娘,努力扮演完美的妻子,穿著華服、戴著王冠坐在皇位上,所承受的壓力不見得比窩在小廚房裡輕鬆。好不容易有了兒子的麵包師夫婦,發現房子的空間不夠養育孩子,而在經營小生意之餘還要照顧孩子,讓麵包師領悟到自己根本還沒準備好做一個父親。傑克的家境改善了,卻發現對財富以及證明自己的需求更加強烈,最後為了逃避巨人追補,砍斷了豌豆藤,讓巨人失足而死。長髮姑娘帶著雙胞胎與王子重逢,但從小被關在塔裡的她,根本無法應對外面的世界,成天歇斯底里。巫婆有了青春美貌,卻就此失去法力,也失去了鍾愛的女兒長髮姑娘。而兩位英俊帥氣的王子再度唱起了心痛之歌,因為他們發現自己無法滿足於只做一位少女的夢中情人,甚至棄危險的王國不顧,繼續尋找待解救的公主。

這一切疑問與更多的期望,隨著巨人太太爬下豌豆藤為夫報仇,變得更加複雜,在保衛家園與道德考驗間,每一個人的選擇都不再有絕對的是與非。年紀最輕的小紅帽提出一個童話故事從來不問的問題:「巨人也是人,我們憑什麼殺她?」而在一片混亂中唯一保持理智的巫婆,也挑戰著童話的善惡標準。在森林的深處,因為巨人而失去至親的小紅帽、傑克與麵包師父,還有面對丈夫背叛的灰姑娘,一起唱出了「No One is Alone」(沒有人是孤獨的),除了為彼此加油打氣,也說出我們有多麼容易忘記,那些站在我們對立面的人,也不是孤獨的。

最後,打退巨人的倖存者們,開始準備重建家園。麵包師在太太亡魂的鼓勵下,決定將這個故事一五一十的告訴襁褓中的孩子,而重新得回法力的巫婆也在此時現身,唱出「當心你說的故事,孩子是聽的懂的」,留下了耐人尋味的結局。是的,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童話版本、有自己的答案,這就是桑罕藉著《拜訪森林》,獻給世人的新童話。


 (此文原載於拜訪森林官方網站:http://intothewoods.tw/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