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enaissance - 人文左岸
關於部落格
藝文、音樂、電影、社會關懷、當代思潮
  • 263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命運的三角關係

巴勒斯坦、以色列與美國─命運的三角關係

(此文非獨力創作,是與作者" CJ " 共同撰寫完成,原名為:巴勒斯坦、以色列與美國─命運的三角關係,本來是一份學校作業。已徵得共同作者其同意發表。分拆成六篇文章,此為第一篇,特此聲明)

我們應該謹記猶太人受迫害的歷史,那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悲劇,是永遠該被紀念、該被提醒的。正因為如此,我們才更需要用同樣的標準來對待國際社會的每一份子、每一個角落。曾經受害的猶太人,是不是在苦難和眾多的同情中,漸漸忘記了自己曾經僅有過的卑微要求:一份身為人所應享有的基本生存權利?這也是如今巴勒斯坦人最卑微的渴望。在一個公平正義存在的環境,仇恨無法扳倒理智在人們心中長久生根。當我們談到二次世界大戰猶太人的苦難,甚至數千年來他們在各民族之間流離失所的傷痛,請別忘了分一份同情,給如今正經歷同樣遭遇、大部份不屬於恐怖份子的巴勒斯坦平民百姓和兒童。

我不願說,猶太人所建立的以色列,已經從歷史的被害者變成了加害者,但我確實希望澄清,在人類學上同樣身為閃族後裔的我們,完全沒有必要分享西方基督教世界對猶太人苦難的深刻愧疚,和帝國主義心態對其它文化扭曲的觀點,平實的以最簡單的原則來審視這個至今仍被權勢和命運玩弄的區域:你希望別人怎麼待你,也當如此待人。這個原則能幫助我們超越被操控的新聞資訊、超越國家以利益為依歸的說詞、更超越意識型態。同樣身處於列強之間,隨時可能被推上火線成為另一個國際政治角力籌碼的台灣,怎麼能屏除這個真正能對得起人性和良心的原則,不寄一絲同情予被「兩大集團」蹂躪過後的巴勒斯坦地區?

回頭看參與這場大戲,始終以公平仲裁者姿態出現的美國。當美國說:我們這麼的好,為什麼他們痛恨我們?;當美國舉著反恐的大旗,卻不要忘了,如果依照他們所訂出的恐怖活動的定義,美國自己正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恐怖主義國家。美國從立國開始,就不斷以雙重、甚至三重標準,對待自己、盟友和威脅美國利益者。在進入媒體時代後,更以其優勢將美國觀點,以民主和自由之名,包裝行銷到全世界。

我不是在為部分巴勒斯坦人血腥行動辯駁,也不是為了九一一的恐怖攻擊找藉口。不管打著什麼旗號,沒有任何人或國家,有權以暴力手段結束別人的生命。我替九一一的死者哀悼,但同時我們也不該鄉愿的忽略美國政府所該負起的責任。平心靜氣的想想,以自己為例,單靠狂熱的宗教情懷、高額的獎金和來世的美麗誘惑,有能力讓一個本就享有自由和基本生存權利的我,綁上炸彈以性命手刃敵人嗎?我不敢說絕對不會有,但我敢肯定,不會如此前仆後繼。美國和以色列政府究竟作了些什麼,讓無以計數的平民百姓,需要以這麼卑微的方式來表達他們的抗議?

去年九月,一位朋友從以色列回來,分享了他的經歷。他親眼見識到,一位母親帶著小女兒,綁著自殺炸彈坐上巴士。警察發現她的神色不對,叫她下車盤查,此時炸彈剛好引爆,這位母親與警察當場身亡,車上乘客因此得以幸免於難。身為美國公民的他,第一次意識到在愛國主義包裹下的中東印象,和實情有很大出入。他後來在當地的報紙上讀到,這位母親是個寡婦,除了這個女兒,沒有任何家人。她不是為了獎金、不是為了宗教所許諾她的來世,因為回教女性即使在天堂也沒有什麼地位。

他還記得那位母親的眼神,忍不住問自己:是什麼樣的仇恨、又是為了什麼樣的利益,將這個母親女推向生存邊緣,最後失去基本的母性本能,帶著獨生的女兒,用如此手段結束生命?除了恐怖主義教育、除了宗教意識型態,他相信背後必然還有值得探究的原因。這正是我著手進行這份報告的動機:我們應該深究背後的原因,而不是將伊斯蘭教視為恐怖宗教,將所有阿拉伯人都當作恐怖份子,並且忽略歐美政府在中東的政經利益,對其國家與媒體的話照單全收。這不是一個知識份子該有的態度。

這份報告著重的焦點,將放在以色列建國之後,以及以色列與巴勒斯坦間的衝突,以及美國對以巴衝突的態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