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enaissance - 人文左岸
關於部落格
藝文、音樂、電影、社會關懷、當代思潮
  • 2662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良知-以巴問題的判斷標準

(此文非獨力創作,是與作者" CJ " 共同撰寫完成,原名為:巴勒斯坦、以色列與美國─命運的三角關係,本來是一份學校作業。已徵得共同作者其同意發表。分拆成六篇文章,此為第六篇,特此聲明)

結語
支持杯葛以色列運動的南非前大主教圖圖是這麼說的:「南非的種族歧視已經結束了,以色列的佔領也一樣可以。但是我們必須堅守同樣的道德力量和國際壓力。現行的杯葛努力雖然不是唯一的,但卻是第一項必要的行動。」

我不知道要怎麼樣才可能說服國際社會,用一個對得起良心的原則,公平的對待所有在這塊土地上受苦的平民百姓,不論他是猶太人或是巴勒斯坦人。我不知道怎麼說服自己接受,正義在我所身處的世界中,已經變成一個需要努力、甚至付上性命代價去捍衛的價值。這不是我們會想來到的世界。雖然恐怖的新聞畫面遠在千百里之外,但我們若不出於良知說些什麼,某個層面而言,不就等於認同向手無寸鐵的人民施行暴虐的合理性嗎?

長久以來,我們蒙蔽在美國價值底下,相信我們從媒體所看到的,並且繼續天真的以為,那些如今手握資源,壟斷資訊管道,成為商業怪獸的媒體,不可能會為了自己的利益去和政府同流合污。媒體仍堅守著第四權,完全不受層層疊疊的政商結構,和大型利益集團左右,繼續行使其監督天職。我們相信,一個政府,特別是作為民主典範的美國政府,必然是言行一致,並且懷抱天生的悲天憫人,努力的要將自由帶給受壓迫的中東人民,從來就對該地區巨大的石油利益視而不見。

這是我們人性中的良善,本是好的,如今卻成為被操控的工具,讓我們不問是非,不見事實,專心一致的跟隨主流觀點,甚至還和美國人有同樣的疑問:這麼自由、民主的美國,為什麼被那些伊斯蘭教徒痛恨?必然是他們擁有一個野蠻、不講理、異於常人的構造,而他們的文化野蠻至極,完全沒有在現代社會繼續保存的價值。

買賣從來就不只是簡單的交易行為而已。在這個權力和意識形態並不對等的世界,買與賣早已超乎所需之人的交換,成為一種形而上的戰爭。近代學者無論從歷史或理論上都無法否認一個駭人但絕無例外的鐵律:「不論什麼政體,即使是民主也需要外部的敵人」。找到敵人,民主所釋放出來的衝突能量,才可被導向外部,免於對著自己的政府引爆。以敵人的鮮血來灌溉國內民主,早已成了美國的基本邏輯之一。從前有冷戰,但在堅固的敵人蘇聯瓦解之後,美國必須尋找新敵人,來合理化每年高達七千六百億的軍費預算。冷戰結束,美國決定找上西方國家所最為陌生的回教文化,將之妖魔化成邪惡的化身,實行其正義與邪惡之戰。

下一個會是誰呢?會不會是近年急欲崛起的中國?中國企業併購IBM的舉動,都可以在美國國內引起愛國主義的軒然大波,等到中國試圖在國際社會上坐二望一的時候,儒家文化會不會變成另一種不文明、充滿階級思想的民主敵人呢?台灣是否會在另一場強權角力的夾縫中,成為東方的巴勒斯坦,其實也仰賴我們自己對問題的了解與覺醒。

至於我們經常掛在嘴邊,那些揭發水門案,扳倒尼克森總統的獨立媒體典範都到哪裡去了?縱使有人想揭發掩蓋在美國文化霸權的簾幕後,政商之間利益交換的真相,也不見得敢冒犯九一一後龐大的愛國主義狂潮。事實上,自從水門案後,政商背景雄厚的大企業開始意識到新聞媒體對於真相的追求,可能傷害到自己的既得利益,因此開始股權交換與買賣聯姻,一步一步將主流媒體納入其企業版圖。於是,具有軍火商背景或仰賴政府保障的跨國大企業正式進駐每一家的電視機,這些手握關鍵交叉持股的大老闆,逐漸瓦解了美國新聞自由的黃金年代,將之收編進「軍事─特權─產業複合體」。這種媒體怪獸,透過無遠弗界的美國文化傳播,也漸漸擴展到世界各地。

到了今天,絕大多數媒體已經不再是具有表達目的的第四權,特別是電視新聞台,幾乎已經成為國家和跨國企業製造意識型態的機器。這也是美國每一次找上敵人,立即可以展開對全球群眾思想教育的動員的原因。不費氣力,不需要派員滲透,只要引用美國媒體的國際觀點,這個敵人立刻變成國際社會的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幸虧,網路科技的發展顛覆了訊息的「製造─生產」模式。這項美國五角大廈為著軍事用途的發明,今日成了戳破國家神話的最佳利器。而被司法權確立下來的資訊流通法案(限定國家的所有作為均需留下書面資料,並在一定時間後解密,不得以國家機密或安全為由,干涉平民百姓自由察閱),至少保障了歷史得以描繪出大致的真相。手中無法累積龐大資源的老百姓,在這個年代,第一次可以透過雙眼和雙手,用自己的腦袋來認定所處世界的樣貌。

前陣子一本在歐洲造成不小迴響的書,發行了中文版,書名為《一個德國人的故事》。作者於二次世界大戰前生長於德國,見識到列强對於一個民族的壓迫,足以將試圖維持尊嚴的善良百姓,集體逼入瘋狂的絕境。他在戰爭爆發前,為猶太籍女友不惜離開德國,並且寫下了身為德國人深刻的觀察與反省。他歸納二戰時期發生在猶太人身上的慘劇,焦點不是希特勒的邪惡,不是蓋世太保的蠻橫暴虐,而是全體德國人的冷漠退讓,和所有世界公民的縱容。彼得‧杜拉克寫於1939年的第一本著作《經濟人的末日》中文版,終於於最近得以復梓出版,書中也閳述了相同的觀點。我相信今日我們若不願以符合社會正義的角度,看待以巴關係,將來的歷史也必給予相同的評價。

 

後記:原始檔案有明白標示所有參考資料出處,但部落格屬私人感想發表空間,不受報告需載明所有出處限制,因此省略。另,本文完成於2005年4-6月間,當時以色列並未開始徹離屯墾區。但事實上,徹屯的真正目的,是為了隔離牆的興建。有興趣者可上聯合國網站以及關注以巴問題的外國網站,比對地圖即可發現,徹除的屯墾區正好都位於規劃的隔離牆外,徹離只是為了更徹底的執行種族隔離政策,並非對和平的善意與讓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