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enaissance - 人文左岸
關於部落格
藝文、音樂、電影、社會關懷、當代思潮
  • 263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2008台北書展


難得有這個機會,悠閒的一個一個攤位慢慢走走、看看,卻覺得比預期中更為失望。很多出版社根本把今天當成施工補強日,書架還在釘釘敲敲(這也怪不了他們,今天是「專業人士日」,本來就沒有人潮),空蕩蕩的,當然沒有東西可以參觀。最讓我驚訝的是,好幾家在文學、社會人文領域頗具份量的指標型出版社,今年甚至沒有參展,大面積的攤位就這麼讓給了跟出版完全沒有關係的電腦補教公司,業務員延著走道一路騷擾我這種只想安靜跟書打交道的參觀者。而有來的出版社,清一色都是暢銷書或主打書高高堆著,已往書蟲們可以慢慢在書堆裡翻到寶物的期待,大概註定是要落空的。只有少數出版社願意的把旗下的出版品完整呈現在貨架上。記得前幾年,誠品和page one還有在書展設攤位,配合今年的主題館展售平常較少會注意到的原文書,今年也完全看不到了。

書展越辦越差了,離開的時候,心裡面忍不住懷疑,這樣的書展還有繼續的意義嗎?又能夠辦多久?台灣的書展,甚至更廣義的說,世貿的很多展覽,沒舉辦幾年難免都會淪為廠商拼買氣、拼現金的場合,原本技術、資源交流與展示的原意,已經淹沒在搶便宜的民眾,與急著換現金好補貼一年營業額的商家之間。其實這也沒有一定的對錯,民眾與商家之間,不過是魚幫水,水幫魚,尤其現在資訊的流通如此快速,曝光管道如此之多之快,同業們聚集在一起,研討與腦力激盪的功能,其實已經遠大過新技術或新產品的交流。

整個文化市場餅不夠大,怪不了想搶便宜的讀者,也怪不了大大小小的出版社。台灣真是個奇妙的地方,竟然能夠凝聚和創造出許多寶貴、且和人口比例不符的文化資產,這是多元價值和文化才能造就的世界奇蹟。然而,文化產業也因此受盡總人口數不足和市場不夠大的苦。表演藝術團體如此,即便才華過人,創意耀眼,然而腹地只有這兩千三百萬,怎麼養的活這麼多優秀的藝術家們?有國際市場可跑的,如雲門舞集,還不是只能在全世界各大城市之間穿梭,勉強靠海外的收入,來彌補在台灣演出的不足?其它如果不是政府公部門養的樂團或劇團,幾乎都只能有一頓沒一頓的,拿著企劃案到處拜託,等著有人願意資助,才有機會搬上舞台。很多人怪環境、怪經濟,說經濟不好,人民才會減少了在藝文方面的消費。我以前也是這麼認為的。但靜下心來想想,縱使台灣的民眾比現在投入兩倍、三倍的花費在藝文產業上,兩千三百萬人還是不足以支撐這麼大的產業規模;拿一場百老匯規格的音樂劇來說,必須在同個場地表演至少數十場,才能回本,還談不上賺錢。可是「歌劇魅影」就算再好看,全台灣每個觀眾能看幾次?如果沒有文建會和兩廳院願意支付高額權利金,要光靠票房收入,「歌劇魅影」應該也不願意來的。唯一的出路,是向外拓展市場,不過對於在生存邊緣掙扎的藝文團體來說,要自己走出去,恐怕相當困難。

當然,出版界有很多不同於表演藝術的原因,雖然餅不夠大、供過於求的問題是相同的,但還有著上下供應鏈之間交易方式的問題。這個課題太大,這裡暫且略過不談。整體背景來說,台灣自從解禁以後,大量出版品湧現,短短十幾年間,將原本很空乏領域以驚人的速度補齊,不管是翻譯還是自行著作,今天在各種面向,幾乎都能夠找到相關的書籍,套句以前當發燒友時朋友們之間會講的話:「該有的經典名盤家裡都已經有了。」當該有的都有的時候,成長自然就會趨緩了,書市會「不景氣」,有著遠比整體經濟更複雜的關係,不純粹是台灣一般民眾可用於生活必須開銷之外可支配的比例下降而已,也不只是不愛看書的年輕一代,或是網路等等產業的衝擊。但出版界的團結力和共同應變問題的決心,恐怕比很多產業都要來的弱,而能夠不把科技演進當作敵人,而當作機會,又能不燥進、耐心等待的出版社頭頭們,說實在也不是太多,這應該才是書市只能夠任憑各種環境因素擺佈,卻始於沒能找到生機的原因。突圍而出的出版品還是有,可是如果出版人寧可等待這種能衝業績的暢銷書去維繫一己的生存,卻不願意坐下來從根本去改變出版觀念、閱讀媒界、上下游之間交易方式、利潤降低的問題,那就不要再說自己是文化產業了,就讓商業競爭原則主導一切,讓無法取得市場優勢或認同的自動淘汰,不必再唱如何可惜如何維護之類的高調。

回過頭,整個世貿的營運管理能力,以及租金制度是否合理,也是值得深思的課題。世貿使用至今,成本早已回收,而今日的商展,也因為資訊科技的進步,和早年有很不同的意義了。世貿是否還有必要以場租作為主要營收來源?作為國家硬體資源的世貿,難道沒辦法對台灣的招商有更聰明的貢獻?我相信世貿昂貴的場租,是很多展覽快速淪為清倉大拜拜很關鍵的原因,拿書展來說,即使是暢銷書的版權交易,簽約金可能也僅在數千美金,相對於動輒數十萬的攤位租金和裝潢費用來說,根本不成比例,不趁機拿書換現金,出版社怎麼負擔的起?雖然出版社租用攤位直接銷售給一般讀者,利潤已經比委託經銷商和書店銷售來的高,但是相關費用七扣八扣之後,顯然也不是什麼太划算的生意,我猜想這也是幾家大出版社今年缺席的原因。而且,進場的讀者還得買門票,世貿兩頭賺,賺到的卻是場內一年比一年下降的業績和買氣。(我不是很確定世貿是否會結算門票收入按比例分紅給參展廠商,歡迎了解的先進們指教)

如果,世貿不只是這麼被動的出租場地,而是結合公部門資源,吸引並協助世界各地的廠商,和台灣的代表,在商展中有機會面對面互動,取得好的印象,並且交換、討論同業之間的方向和未來性,那麼甚至不用收場租,只需要向有成交的廠商收取每筆訂單一定比例的稅額,日後同類型訂單再隨之遞減稅率,進世貿營運專戶使用,這樣說不定還遠超過死板板的租金。而營運經費充足了,就可以補助出版業這樣暫時面臨寒冬的產業策展,我不反對向參觀者酌收門票,但這類產業的參展廠商就不要收租金了,除非它們要求比規劃的基本單位更大的場地,那另外按多出的場地比例收費,就是合理的。同樣,也可以向廠商收取利潤(是利潤而非營業額)的多少百分比作為整個展覽的維運費用,這樣有符合到公平的原則,也不會造成參展單位的壓力。更激進的說,作為國家的硬體場館,與其靠收租來與民爭利,不如由政府預算去負擔場館的營運費用,當成一種對內投資。如果這個場地上能創造出更多的商業機會,稅收的增加幅度要供應世貿的營運,相信是充足有餘的。

看完書展,感觸很多。不小心寫了一堆。想了很多其實沒有簡單解答的問題,我的自問自答,其實引出的也是更多需要細細思考、討論的問題。僻居在網路世界裡這樣不起眼的一個小角落,也不知道這些想法能被多少人看見,又能引起多少討論。但我越來越覺得,引起討論才是重要的,我認為我想做的只是拋出問題,希望有更多人跟我一同來思考,想的比我更遠、更深入、有更不同的角度。如果有一天,想的人夠多,討論的夠多,也許就有機會找出一條還不錯的可行之路。不論是什麼問題,應該都是這樣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