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enaissance - 人文左岸
關於部落格
藝文、音樂、電影、社會關懷、當代思潮
  • 2662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轉載:一個「錢」字 壓垮表演藝術界

果陀劇場創辦人梁志民表示:「表演藝術產業的體質在所有產業中是最脆弱的。」在各種藝術形式當中,表演藝術是受票房最直接影響的一類。也因此,景氣不好,或有突發災難,像SARS、地震、颱風等因素,一旦停演,之前付出的心血便歸零。

 究竟推出一檔戲或維持一個劇團的營運,需要多少花費?

 以去年知名度較高的本土小劇團作品為例,金枝演社《浮浪貢開花二》製作成本一百廿萬元、紙風車劇團的《人間條件》成本六百萬元、果陀劇場歌舞劇《開錯門中門》成本一千七百萬元。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劇團單靠票房可以打平成本。其中果陀劇場最慘,《開錯門中門》連遇兩次颱風而取消演出,一下子就把過去累積的創作基金貼進去,還負債一千萬。

 一個團要跨過專業門檻很難,一旦跨過門檻走職業化運作,固定的開銷又更大。

 以優劇團為例,有三行政、兩全職表演者,一個月約需廿萬成本,一年要二百四十萬。他們得到文建會扶植團隊補助的金額是七十至一百萬。紙風車兒童劇團的開銷,每個月基本要六十萬元。

 就連雲門舞集或優劇場這樣已經有基本觀眾群的團體,也許票房不錯,但他們為維持品質,投入的製作經費很可觀。到台北以外的外縣市巡演,更是演一場賠一場,除了票比台北難推,交通食宿開銷也是花費。

 票房不敷成本,劇團就找補助,當補助也不夠用的時候,劇團就只好想盡辦法賺外快補貼。

 李永豐表示,紙風車從十五年前開始就接婚喪喜慶,再拿這些收入貼補舞台劇,業外收入佔基金會收入八成以上。郭耿甫也指出,優人為多點收入,連尾牙場、樣品屋場都要跑。「優人常應邀在國外大型藝術節表演,但在國內被如何對待?」

 郭耿甫表示:「我們從不認為政府要養我們,但藝術真的不是營利事業,不是製造業,它不一定有買主。每齣創作背後就是成本,這是宿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