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enaissance - 人文左岸
關於部落格
藝文、音樂、電影、社會關懷、當代思潮
  • 2662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南方朔:《白玫瑰一九四三》

 

它業已發生
而且正在發生
也將再次發生
如果沒有任何阻擋的事發生
無知者一無所知
因為他們太過無知
罪人也一無所知
因為他們都太有罪

窮人注意不到這些
因為他們太窮
而富人也不理會
只因為他們太富

笨人只是聳聳肩膀
因為他們太笨
聰明人一樣只是聳肩
他們太過聰明

年輕人不關心這種事
只因為他們太年輕
而老人也不關心
因為他們都已太老

這就是沒有任何事發生
來阻擋的原因
也是它過去發生
仍在發生,還會再發生的理由。

上面這首詩,題名為〈發生了甚麼事〉(What Happens),奧地利猶裔詩人艾立克.福萊德(Erich Fried, 1921-1988)所寫。在他貌似諧謔繞口令的文辭下,所談的其實是二十世紀裡最嚴肅的大問題:為甚麼當年的納粹會替人類帶來如此巨大而不可思議的災難?德意志民族有著極為優秀的文化積澱,近代更是人文、藝術、哲學鼎盛,為何竟然任由納粹崛起猖狂,而未加以阻擋?德意志民族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或者,二十世紀的人類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二十世紀乃是社會極端化與政治極端化的時代,而納粹則是這種極端主義的最高點,它不但引發死傷及破壞慘重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屠戮的猶太人亦達六百萬。當一九四五年一月二十七日奧許維茨集中營被解放時,發現的是七千多瘦若鬼魅、垂垂待斃的猶太囚徒;以及尚未掩埋有若山堆的骨骸;而從婦女受難者頭上剪下的頭髮多達七噸。這是亙古以來從未曾有的暴行。今天世人都會義正辭嚴斥責那樣的暴行。但我們卻也不能忽略了,那就是當年希特勒自仇恨政治學竄起時,它其實是得到德意志各階層人民廣泛支持的。它的極端主義不但教會保持緘默、龐大的軍人及文官體制附從,甚至許多二十世紀德國重要思想人物如哲學家海德格、法學泰斗許密特等也為之背書。如果我們回頭重看納粹的那段歷史,不妨假設一下,如果納粹僥倖的能夠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獲得勝利,它的邪惡與暴行又會被怎樣被解釋?除了成王敗寇的因素外,我們對邪惡與暴行是否能有非關成敗的更高評斷標準?

所有上述問題,都困惑著人們的心靈,並引發許多深刻的反省。人們察覺到,仇恨式的煽動政治學,經常是很有效的政治工具,它會造成集體亢奮式的盲從和「政治正確」的威嚇力量;人們也發現到,知識分子在抗拒政治的邪惡上,經常是低能甚至無能的,原因即在於當他們用概念來思考問題,而不是用生命的共感來思考問題,他們的抽象概念就很容易被操弄,反而混淆了是非與善惡的分際,而更令人覺得恐怖的,乃是面對納粹這種民粹極端主義時,它會形成一種強迫性的體制,而每一個參與行動的人則在「我只是奉公守法的辦事,而不是下達命令的人」之心態下,寬恕了自己,政治極端主義的罪惡,印證了「共犯結構」的存在,這乃是「後納粹政治學」與「後納粹社會學」的驚人發現:二十世紀裡,「善良的個人」與「邪惡的體制」經常並存,原因即在於人們的冷漠疏離,已使得他們對別人的受到威脅及受苦失去了感覺而只耽於一己的苟存中;也正因此,在德國的「後納粹神學」裡,遂特地將「緘默」視為罪惡。德國主教團近年來已多次發表自我譴責的教諭,承認當年面對邪惡卻緘默,已使得教會成了納粹罪惡的共謀。而正因理解到緘默是罪,數年前當德國的新納粹又蠢蠢欲動,以驅逐德國的新移民為訴求,法蘭克福的市民們遂舉行浩大的燭光遊行,矢志保衛新移民。法蘭克福市民的行動,所顯示的乃是一種深刻的覺悟:那就是當邪惡只要一露出訊息,就必需加以阻擋,主動去阻擋邪惡,已成了公民的責任。

今天的德國人,在遭受到納粹暴行的侵害後,已有了更深的覺悟。今天的覺悟,更襯托出當年納粹勢如中天時,那極少數敢於挺身而出,拒絕以及反抗納粹的人物。與德國絕大多數被集體亢奮所席捲的納粹支持者,和緘默者相比,他們是極少的少數,但卻無疑的是人性史上最偉大的榜樣。英國首相邱吉爾就曾如此讚揚道: 「在整個德國曾經存在著反抗運動,其成員可廁身於人類政治史上最高貴偉大人物之林而無愧。這些人在沒有國內外支援的情況下獨立奮鬥,而推動他們的力量僅來自良心上的不安,他們在世時必需掩飾自己的身分,所以我們不知其為何許人,但是我們可以從死難者身上看見反抗運動的存在。雖然這些犧牲者無法為德國所發生的一切事情作出辯解,然而他們卻為現在的新建設奠下了不可磨滅的基礎。」

而今這本敘述納粹時代偉大反抗者的《白玫瑰》,終於有了中文版。這本書所說的重點,乃是當時最重要的慕尼黑大學反納粹組織《白玫瑰》,著墨最多的乃是該組織被發現逮捕後,最先被處死的六名勇士,但在整本書裡其實也概略的提到當時其他的反抗組織及反抗者,包括一九四四年七月二十日意圖行刺希勒特未遂,只炸死希特勒參謀兩人的上校軍人施陶芬堡伯爵,他當時是德國本土防衛部參謀長;著名的新教牧師迪特利希.邦赫佛爾;德國名將毛奇的的侄孫赫爾穆特.馮.毛奇等。

由本書所述「白玫瑰」組織的人物、事蹟以及當年他們所印發的地下傳單等文件,我們已可知道這個以慕尼黑大學醫學系學生為主體的反抗組織,他們真的可以說是近代人類心靈的奇蹟。他們開始反抗納粹暴政時,諸如集中營等殘酷暴行尚少為人知。但他們由於廣闊的人道心靈與對自由的堅持,已從價值上知道了納粹的其他小邪惡裡所潛藏的大邪惡。自此,他們遂在納粹勢力如日中天之際,就開始了地下反抗活動。他們是反納粹的先行者,最早看出民粹主義的政治極端主義是德意志民族的惡性精神病。「白玫瑰」的故事印證了反抗運動的鐵律:只有開闊的人道自由心靈,始有不能產生智慧,預見邪惡及災難。「白玫瑰」雖然抵擋暴政未曾成功,但他們留給後人的卻是至高的警惕:不能對邪惡減壓,要在它萌芽之際,就奮力的去阻擋,對知識分子尤然。

《白玫瑰》是本重要的人道反抗之書。它提醒了我們,堅持自由價值的重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