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enaissance - 人文左岸
關於部落格
藝文、音樂、電影、社會關懷、當代思潮
  • 2670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什麼是『真相』?


朋友推薦一部電影,基於電影配樂的立場。第一次有機會看到時,卻是在深夜,沒辦法放大聲音仔細比較配樂與劇情的結合效果,但深深被劇中試圖傳達的主題所吸引。

The Life of David Gale》(台譯鐵幕疑雲),幾個演技派演員合力表達這個充滿掙扎、痛苦、無奈與衝突的故事。我無意寫一篇影評,也無意論辯它的中心議題,只想提出一個問題:究竟什麼是『真相』。

這部片子的主題是”死刑”。無論你對死刑持什麼立場,無法否認的是,人類的司法制度至今仍有缺陷;而死刑,也是唯一一種執行之後,沒有任何轉圜餘地和補救機會的刑罰。劇中的主角甚至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以最極端的方式控訴司法的瑕疵,並突顯美國司法制度中對生命的缺乏尊重,以及對此議題應有的深刻思考。

如我前面說的,這不是影評,也不以死刑為主題。我好奇的是在劇情敘述中,對什麼是『真相』的反省和諷刺。不同的位置,會看到事情不同的角度,會有不同的感覺、不同的結論。每個人都知道這個道理。但現實中,我們幾乎很少記得,其實自己看到的就只是那『一部份』而已。

故事的主人翁是居住在德州,一個盡責、熱愛家庭的大學教授,還積極參加一個專門拯救死囚的組織。一個有心報復的女學生指控他利用職務之便性侵害,他丟了工作、家庭破碎,也染上了酗酒的惡習。檢方調查後,他並未被定罪,但妻子早就訴請離婚,帶著唯一的孩子遠走歐洲,連探視權都不願給他。社區居民視他為逃過懲罰的強暴犯。他送一位同在拯救死囚組織工作、因患血癌而昏倒的女性同事就醫時,被醫護人員阻擋在急診室門外,不讓他進去探視同事的病況,因為他們已經從電視上”知道”他做過什麼。而他投注許多心力的拯救死囚組織的總部領導人,聲明不歡迎他的參與。一份起訴,不論是否定罪,都已經足以毀掉一個人,司法縱使可以還給一個人自由,卻還不了他原來的生活。

知道自己時日無多的血癌患者,正是當地拯救死囚組織的負責人。她和這個人生徹底被催毀的大學教授,一位願意以激進手段突顯死刑議題的牛仔,再加上一個洞悉司法制度缺陷的律師,一同計劃了一場司法大秀。她為自己銬上手靠,全身赤裸,頭套塑膠袋,在住處的廚房讓自己窒息身亡。牛仔協助拍攝下整個過程,並確保整個現場看起來是強暴後殺害,然後帶著錄影帶隱居起來。不出所料,檢方將教授當成頭號嫌犯,律師在法庭上無能的表現,讓審判快速得到結論。教授被判死刑,律師的刻意失職,讓他一再錯過上訴和特赦的機會。執刑前幾天,一個女記者得到了教授所透露的有限線索,開始追查全案,終於在最後關頭找到了藏在牛仔家裡的錄影帶。她飛奔到州立監獄,卻趕不上阻止行刑。她奮力穿過廣場上支持和反對死刑的兩派示威民眾,卻正好聽見獄方出來宣佈教授已經身亡的消息。自責的女記者公佈了那捲錄影帶,引起了極大的討論和震撼。牛仔帶著女記者的雜誌社所提供的金錢(原本宣稱要用來賄賂獄方人員),來到了歐洲,將錢和一張卡片放在教授的妻兒住處門外。當初控告教授的女學生在卡片上寫著:「你不會知道我有多後悔當初因為一時情緒作出這種指控。」

片尾,仍在為沒能即時拯救教授而自責的女記者,收到了一捲不明錄影帶,信封裡的字條是教授的筆跡,寫著:「這捲錄影帶能讓妳得到救贖。」這捲帶子是她在牛仔家找到的同一捲帶子,只是保留了最後攝影機照到全程都在場的教授的畫面,最後,也是教授關掉了牛仔手上的攝影機。

全片從頭到尾,追查此案的女記者、在監獄外為教授爭執不下的兩派群眾、小鎮和該州的居民、關心此案發展的美國民眾、甚至電視機前的觀眾,都只在有限的視角、有限的角度裡,看到自己所以為的真相。

所知有限很正常,連無知,都還不那麼可怕,真正可怕是以為自己看到的是全貌。我們都不會宣稱自己無所不知,卻總在生活中賣弄著自己的無所不知。一份新聞報導、一件發生在朋友身上的事、另一個部門或公司的決策,我們常常不知不覺的運用著『全知』的姿態,輕易的下了定論、拼湊了事件的來龍去脈。有太多的事,我們沒有看到過程,不知道別人究竟為什麼下這個決策,也沒有想過如果換了自己在同一個處境,是不是能超越別人的格局和作為。即使是自己全程參與、目睹的事件,也跳脫不了人類在接受訊息時所受的限制:同樣一句話、一個動作,在不同背景和觀念的人看來,代表的意義可能天差地別。

因此,什麼是『真相』?會不會從來就沒有客觀的、真正的『真相』,只有主觀的認知,而解決之道,是不是也只有大家都尊重彼此的認知,容忍更寬廣的『真相區間』?

在一件又一件真實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人際衝突中,隔著時空的距離回頭看去,其實都能體會當時那份認知的可笑或狹礙,更何況即使是今日,自己看到的也不過多了一兩個角度罷了,真實和全貌究竟如何,也不敢再那麼有把握。有些往事已矣,有些還來得及在未來多留給彼此一些空間。

人,不應該毫無原則,但對『絕對真相』的執著,造成的肯定不會只是個人的災難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