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aissance - 人文左岸

關於部落格
藝文、音樂、電影、社會關懷、當代思潮
  • 261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冥王星

很多話想說,怕語無倫次。

每每有想法、有體悟,要不了多久就想起活在塵世的人們,哪個不是已經明白或正在體會這些的?自己還在旅途之中,能說出些什麼?說分享嘛,自己心裡頭的事究竟是說來讓人附議,還是讓人影響?

最近常看一個女巫的部落格。別誤會,她不是真的女巫,只是她的文字風格真的讓我想到"女巫"這個詞。她很犀利、很敢,不管是審判自己還是別人,她不留情面,總是講出最刺耳的話。我想我沒辦法那樣子把自己攤在公眾場域,哪怕已經透過文字過濾包裝、藏在一個偏遠沒啥人知道的部落格裡也是一樣。但她有個精神,是我最近極力學習的,就是清理自己的生活。所有不用的東西,不用的人事物關係,來個抉擇與清理,沒有存在必要的,不管是為了什麼理由,都該勇敢的說再見。
 
最近星座領域很熱門的話題就是:冥王星從射手進入魔羯了。不管信不信星座,冥王星的「身世」都可以給人生不少啟示。我真的想直接引用女巫小姐的這篇文章,作為我所有想說的話,特別是要跟那些在現實生活裡認識我的人說。《瑞雪》和《轉捩點》,已經說出了所有我想說的話,而且用著我沒有辦法有的堅定語調和方式說著。是的,必須這麼堅定,才能讓你們了解我真的是這麼想,是的,必須有這麼情緒的字眼,才能讓你們明白我是認真的想要成為這樣的人。

原文出處在下面:
 
 
我的摘錄:

(原文出處:http://tw.myblog.yahoo.com/samhain-deGaul/article?mid=2459&prev=2461&next=2458)

我很喜歡講的一個主題,就是所謂的「turning point」。

這不只是史學命題,其實,人年紀大了一點之後,就更能體會到所謂的「關鍵的轉折」在人生裡到底有多麼的重要。

畢竟,人生只有頂多一百年,不像我們講起歷史,隨便一件事都可以一拖三五百年,進展再緩慢(如各式各樣的「革命」或「演進」),總是,幾百年過去,就會慢慢達到該達到的樣子。。

我最近就站在這樣的一個位置上,以我難得有的謹慎很有耐心的等待。因為,這一次,要是又跨錯了方向那這一世人生大概就沒法補救了。畢竟,我沒有下一個二十年可以迷路(搞不好不到二十年後,就會死掉了。)。

於是,我安靜的看著已經被檢視反省修正過數百次的「過去」跟完全不可知的「未來」。我已經拋棄掉很多無存在必要的人事物了,只剩下最後還在檢視的少數。不管是帶走或者拋棄,反正這都是結局了,這輩子已經到了幾乎結束的盡頭了,所以再不可能回頭了。

基督教沒有「轉世」概念,所以,基督教義的「一輩子」,就物理時間來說,是相對短的(果然比較符合我這種沒耐性的性格的人)。因為沒有「來生」,所以,只能在這個肉體還「活著」的時間裡,靈魂自己去進行很多次的「重生」。到肉體崩解的時刻就是「審判」的時候,不管上天堂還下地獄,反正都進入一種「永恆」的「狀態」,這樣就是了結了。

其實,這不是我人生有過的經驗,所以,我很謹慎。但是,我知道我正站在一個 turning point 上,而那個跨越的時刻卻正是快要來臨了。

歷史上,往往在turning point 的時刻,只要方向錯了或是慢了一步,從此落差就必然是以百年為單位了。實在太可怕了。

我準備好了嗎??有聲音在問我。

我在等我這輩子的最後一片拼圖被補上。因為,已經到了要亮底牌的時刻了。翻開來,不管是什麼都無所謂。我只需要把那個圖片給補上去就成了,因為,我知道這輩子已經結束了。

而我等這天,已經好久了。

我果然是沒耐性的人,我的「一輩子」好短。

 


(原文出處:http://tw.myblog.yahoo.com/samhain-deGaul/article?mid=2439&prev=2440&next=2438&l=a&fid=40 )

早在今年初就說,冥王星開始移動了,冥王威力可是驚人的很,不要跟死神裝肖ㄟ
我早就為這天在準備,面對冥王星的移動,一分都不敢掉以輕心。
果然吧,死神是地下之王,所以瞎米「黑暗的」「地下的」「不可告人的」全都給翻天覆地的掀了出來。

2006年夏天,因為恐怖份子的關係,我去不了西班牙。
只好在倫敦流浪,某天,忽然看到報紙幾乎都是醒目的頭版大標題,說:冥王星被踢出太陽系。

從那時候開始,我就有所領悟,知道回到自己該在的地方的重要性。(問題是,該在的地方在哪裡?)
不要再繼續掛在跟自己互不相屬的地方,自己在裝肖ㄟ,人家也當我是怪胎。
互相都覺得格格不入。

 

冥王星是不是行星的問題,一直都是天文學界的爭執,
現在還有一堆蠢天文學家正在努力的要給他「升級」回來。照我看,這是很可笑的。

坦白說,我看它一點都不在乎被叫做什麼,也不在乎是不是能留在太陽系裡。
(愚蠢的人類好像以為留在太陽系是一件很「偉大」的事情喔??真是人類霸權中心啊!)

自己一顆蹲在太陽系裡跟其他星星都格格不入的,還要常常被質疑夠不夠格,
又一直被當成不正常的怪胎,還不如滾回庫柏帶去算了。

從那之後,我就覺醒了。

 

我常常說,時間並不是直線。
(不要跟我說,時間是直線。時間是人定義的,物理不好,不要亂信一些似是而非的偽科學)。

我確知,當時間又來到同樣的地點空間跟情境時,若不做出不一樣的決定,就會永遠錯過某些重要的事。

小王子會努力的趕往一年前落地的地方,正是因為,只有時間跟地點都轉到那個位置了,他才能回家。
他提早跑去,也是沒有用的,因為就算他提早到了,他的星星是還沒轉到這個地方的。

我很久以前(也沒多久,兩三年前吧),跟上帝作了一個很嚴肅也很沈重的交換。
請答應我一個願望:如果能夠給我一個重來的機會,我這輩子什麼都聽你的。

奇蹟,只有在信仰到極致的狀況下才會出現。
信仰到極致的意思,就是,一點懷疑都不能有。(而這個部分剛好是最難的。連德瑞莎修女都沒法做到這點。)

我們舊教的神,可沒新教那麼慈善。所以,敢找上帝定契約,就得接受嚴厲的考驗,而且不能倒下去。
要知道啊,神可是瞎米考驗都想得出來的,你不要跟神裝肖ㄟ啊(最經典的當然就是亞伯拉罕獻祭以撒的那一場考驗)。

中國人講『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也差不多是這樣的概念。

重點都一樣,要誠心誠意到極致。到極致了,奇蹟就會出現。

 

是的,我說上帝無所不能,祂真的很大方的顯現了一個奇蹟。

只是呢,上帝雖然可讓時間倒轉或重現同樣的時空,可是決定跟行動,還是得靠你自己。
(上帝給了人類「自由的意志力」,可不是給你當裝飾的啊!!)

當星球又來到了那片沙漠,小王子必須很勇敢的走到那個位置去(雖然很害怕),準備「死去」。

我看起來會像是要死去了,但是,你知道,那不是真的。
我的星球太遠了,而這個身體太重了,我沒法帶走。
這只是個被拋棄的舊殼罷了,沒啥好為一個沒用的舊殼悲傷 .....

小王子有沒有回到他的星球呢??當然有。就像耶穌當然有復活一樣。

非常奇異的,這將近半年中,我不斷的遇到我自覺是我前段人生中,走錯路的關鍵轉折點。

「如果那時,我不是這樣我沒有那樣就好了」的遺憾狀況,在冥王星倒回射手的這將近半年內不斷出現。

一個迴光反照。冥王射手十幾年來的總結。我簡直可以聽到時間的巨輪的轉動聲。

儀式開始了,這是一個用全新的自己跟過去揮別的儀式。

儀式是一個非常嚴肅的概念。
小狐狸初識小王子時就告訴過他:儀式是常常被忽略的一個重要的行為。

如果那一年,我沒有去???是不是後來的十年都會不一樣??
我現在應該也不會還在這裡。

這是我後來常常自問的一個問題。如果,重回1999年,而我並沒有去???

這問題我想了很多年了。

當上帝終於讓它再度出現時,我站在去或不去的交叉口,我很清楚的知道,我該選哪一條。
這不是葉慈說的「不知道各自通往哪裡去」,我搭著時光機又回來了,我很知道通往哪裡。

一個關係會結束,是因為兩方面都不再去維繫。
所以,我如果想要跳出這個輪迴,改變未來,我就得要撐下去,撐到大家一起給放棄掉。

 

如果能重來??我們常常這樣講。
只是真重來了,多數人要不沒注意到那個路口,要不就是沒勇氣去改變,
所以,最後都是重蹈覆轍,所以,總跳不出那個輪迴。所以,最後就說,都是命運。

命當然可以改,只是人們都不想改罷了。

真正重要的東西,絕對不能放手,那怕因此而失去什麼,都在所不惜。

我知道我的選擇是我真正想要的。只要是我想要的,就是對的決定。

當時間又走到那個點,每一件事情都「重來」時,你是克服呢??還是放棄??

爭取幸福比忍受不幸更需要勇氣。六歲的蘿莉塔這樣告訴她的母親。
而我對於這句話,真正有著非常深刻的體會。

是的,一個月一個炸彈。我在這個倒轉期間裡,簡直就是沒法好好呼吸。

之後,我便收到一個以前混的社團的營隊通知。說,今年要在紐約舉辦。聖誕節期間。

我難以置信的驚嚇。
冥王星啊,你一定要清算的這樣仔細嗎??連地毯下也得掀開來大清掃嗎?

上一次,在紐約辦的時候,正是我人生走向悲慘跟不幸的開始(當然大部分的人都不這樣想)。

那一年,我開始念博士班,那一年,我多了好多頭銜跟身份,
那一年,我選擇背棄我自己,開始「看起來」好像女強人。

當然,所有的人都覺得我正在努力的往「成功」之路邁進,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其實正在往地獄走。
只是,這是我自己選擇的。

為什麼知道是往地獄去,可是卻還是要繼續呢??

懶惰,會被定為是七大死罪之一,不是沒有道理的。

因為直接掉進地獄去,是比較容易的,而爬到天堂去,實在是太困難。
爭取幸福,有點辛苦,忍受不幸,不是太難。
假裝成「大眾」很簡單,作自己非常艱辛,因為這個社會的「善心人士」實在太多。

我實在是太累了。累到只想直接墮入地獄,因為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為什麼會這麼累呢??都是因為大家的「善意」造成的。
為什麼會這麼辛苦呢??因為我處身於錯誤的位置,跟冥王星一樣的倒楣。

這十幾年來,我一直把我自己放在一個其實跟我格格不入的環境裡。
好像冥王星掛在太陽系一樣的裝肖ㄟ

我並沒有注意到,假裝成大眾,跟拒絕善意,基本上花的力氣都是一樣多的。
可是,結果卻是天差地遠。

懶惰,果然是死罪啊。鄉愿果然比真正的惡帶來的災難更多啊。

感謝上帝。
能夠清除腦海的儲存庫中沒有留下的必要的回憶,實在是恩典,
能夠清除掉人生裡多餘而無益的記憶,實在是幸福。

尤其是像我這種不大容易遺忘事物的人。

我把生命還給你了喔。   死神如是說。

故而當所有的 pattern 都再來一次時,我會不會重蹈覆轍??就是我自己的問題了。

當這些「出現」的發展,都帶著「誘惑」時,最嚴厲的考驗正是,我是不是真的捨得一切都不要了??
(如果我願意假裝沒事的跟前輩們修復關係?如果我願意以大老身份去參加營隊??
  如果我願意繼續跟大家維持表面的禮貌跟客氣??如果我不要這麼愛跟人絕交??)

是不是真的能以全新的自己去面對過去呢?如果真的可以的話,這就會是總結了。
如果做不到,我的下個階段的人生依然會有災難。

上帝的試煉,永遠不會是容易的。
從此,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孤單的自己了喔。
沒有朋友沒有同志沒有「群」沒有地位沒有光環沒有掌聲沒有友善沒有人情。

回顧,正是為了了無遺憾(我有潔癖,不想被蠢蛋亂臆測蠢理由,會宛如吸滿污水的海綿)。
只有驅除了過去的幽靈,拋棄了不想要的舊軀殼,才能釋然的往前走。

於是,冥王射手終於結束了。我想我沒有錯過任何一個該「重來」的關鍵。

很輕鬆的,感恩節晚上,我拒絕了所有的邀約,自己默默的去吃晚飯。
很不幸的,又遇到學弟。
他露出一種「你怎麼這麼可憐的一個人自己出來吃飯呢?」的同情的臉。

我真的沒有覺得有什麼孤單或可憐之感啊。誰說節日的時候落單就很淒涼的??

孤單感不是你的周圍擠滿人就會消失的嗄!!
寂寞也不是有人陪伴著,就能減輕的啊!!!

事實是,處身於根本不是自己該在的位置的熱鬧時,那種淒涼與寂寞更深啊。
人只有在自己該在的位置時,才會真正的覺得自在。

冥王星說,我不要被「升級」回去太陽系。行星「榮耀」,是你們自己以為的,我並不這樣想。冥王星有他自己的卡戎星為伴,他並不寂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