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enaissance - 人文左岸
關於部落格
藝文、音樂、電影、社會關懷、當代思潮
  • 2662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感謝與致歉,以及關於『寬容』的隨想

 

看看上一篇貼文的時間,真是有點汗顏,何況,那只是轉貼,還不是自己寫的。

是阿,又封筆了,閉關練功中。一方面是最近有寫不完的企劃案在手上,另一方面,也是對零星寫下篇章的還不滿意。其中有一篇,寫的是今年度兩個很熱門的話題:斷背山與達文西密碼。字數也有1500以上了,但始終覺得不夠完整,丟不出來。

驚訝和感恩的,是這個部落格每天都有幾十位訪客,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即使在長期未增加文章的狀況下,瀏覽人數仍在成長中。這果然是網際網路驚人影響力的另一個小小印證,也讓我不得不更加謹慎。還是要謝謝我所不認識的訪客們,謝謝你們每天讓數字跳轉著,也要歡迎你們大方提出指教。

前面提到那篇未完成的文章,其實無關影評,也無關小說,我想談的主題是寬容。這是兩個不約而同引起基督教和天主教社群批評的議題。我很難想像,是什麼樣的文化背景、思考理路,或者,根本是因為特定的意識形態眼鏡,讓人看不見李安在斷背山電影裡,對人性的深刻悲憫?也許真的是台港觀眾習於八卦血腥,才會在恩尼的妻子發現他與另一個男人的親密情感時,爆笑出聲(不誇張,這很多朋友觀賞這部電影的共同經驗),也才會覺得電影根本就美化背叛、完全置兩位妻子的感受於不顧。

站在藝術的角度,創作者本來就只是提出問題,李安沒有給答案,丹‧布朗也沒有。更堅絕的說,藝術本就不該背負任何社會、道德或政治責任。藝術作品或者有自己的立場,但它沒有必要、也不必接受任何尺度的檢視,它純然是人類自由精神的展現。更深一層,我想談的是,寬容與多元價值主義,不等同於虛無主義。多元價值者,心裡有自己的一把尺、有他所相信的價值順序,唯一不同的是,他接納所有價值並行的存在權。信仰本身沒有錯,相信一種價值也沒有錯,更重要的是,他人所選擇、所信仰的,也和正統基督教人士在那裡大聲疾呼一樣,該被尊重。

雖然在邁向多元價值的路上,免不了有失去依歸的風險。在失去價值依歸,和失去信仰之間,我不確定何者對人類比較好,但我知道一件事,如果你想保有相信你的上帝是全知、全能、滿有憐憫和慈愛的自由,最好的方式不是把其他的信仰體系抹煞掉,而是支持它們在這世上存在的權力,甚至捍衛他們的權利。如果我們以任何形式為名除去某種思想,哪怕它再不道德、再低下甚至可怕,你所不知道的是,何年何月你的思想和信仰也可以被列在多數人決定排除的行列中。

李伊爵士在電影台詞中(達文西密碼)有句話說的好:當一神信仰被確立了,也就有了殺戮異己的理由。當我們已經確定自己有一位神,那些不信的、不崇敬祂的、不明白祂偉大與全能的,在教義上已被命定是該下地獄者,自然沒有什麼包容的理由。我不想掀起神學論戰,但在真正的基督信仰中,中心思想是全能的上主對人類不完全的悲憫;可惜,信祂的人,卻只想以祂全能的烈怒,消毀一切異教、異端思想,而忘卻了他們之所以”得救”,所憑靠的既非自己的價值道德,也非神學立場,純粹只在於那位救主的愛與犧牲。他們甚至忘了,就連全能的上主,在祂的信仰體系中,尚且尊重人的自由意志,人信與不信,在於選擇,天堂或地獄,也都是自己選擇的後果。

達文西密碼甚至其前作,就其精神層面來說,是宗教改革觀點的延續,只是他得出的結果,不同於今日的正統基督教。在神學上,有人可以洋洋灑灑的指出丹‧布朗或諾斯替教派的『錯誤』,但靜下心來思考,今日已發展成完全不遜色於當年天主教龐大組織的新教信仰體系,對於現代議題的態度,扮演的是什麼樣的角色?重複的又是怎樣的歷史?受迫害者成了迫害者,在歷史上可是第一次發生?當必須提腦袋堅持信仰的日子過去,這種對生命的威脅的記憶,除了在世俗法律和國家體制上發揮作用,確立憲法中對人權的基本保護之外,對信仰者的同理心,可有一點提醒?我問的是角色、是動機、是態度。神學觀,就留給相信的人。

從中國大陸移民美國的作家林達有一段話,把言論自由和真理的關係形容的再適切也不過:『言論自由的關鍵是什麼呢?我想,關鍵就在於它的「內容中性」原則,就 是要把“真理“二字堅決的摒棄在外。呼籲和宣揚言論自由的人,是很容易上“真理“的當的。他們或是明確認為、或是在潛意識中,總是覺得言論自由是走向“真理“的一條“陽光大道“,覺得言論自由只是讓真理“越辯越明“的一種方式。在這種概念之下,一旦走到自己感覺已經“真理到手“的這一步,言論自由當然就可以扔進垃圾桶了。』想要看看最好的例證,拜訪一些林達先生的同胞曹先生的網站文:http://caochangqing.com/big5/newsdisp.php?News_ID=1410

一句『因信稱義』,解放了數千年來的禁錮,讓人與上帝之間,有了自己的關係和角度。信仰的自由,帶來了思想的自由、研究科學的自由。人文精神的確立,更給予了不信的自由。但痛心的說,這是簡化過的歷史進程,這幾筆之間,為了想要相信自己所相信的而死,已血流成河,不管是爭取自己相信的權利、還是捍衛自己相信的事。房龍是歷史的先知,當人類還在為自己的文明成就沾沾自喜,他已經預言:人類,還太年輕,而寬容,離我們其實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