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aissance - 人文左岸

關於部落格
藝文、音樂、電影、社會關懷、當代思潮
  • 261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琵琶家吳蠻:中樂的未來在於「找到藝術的本質企圖」

四月底,吳蠻隨著馬友友與絲路合奏團一同再次踏上台灣的土地。五天內在北、中、南有三場音樂會,兩場Workshop,吳蠻的疲累全寫在臉上。身為絲路的元老級成員,吳蠻備受團員倚重與信賴,排練時音樂家們都很看重她的意見,不時還得在採訪或社交場合兼任翻譯。她笑說,時差還沒調過來,每天的行程表卻都已經排到晚上十一、二點,演出完甚至還得繼續開會討論。這是作為一個成功的職業音樂家必須付出的諸多代價。但一談起這次絲路計劃帶來的新作品、談起這段時間走訪許多城市和學校,與一般民眾,特別是孩子們分享音樂的經驗,一抹神采又回到了吳蠻臉上,那是屬於音樂家獨有的專注與熱情。 排練空檔,我和吳蠻順著上回她來台擔任比賽評審的經驗聊了起來。她有些無奈的表示,因為她現今在國際舞台上的成就,以及她和各種領域的藝術家合作的經驗,很多音樂同行、教師、學生,總會寄望她回答一些關於國樂、琵琶演奏的未來,或者是傳統與跨界之間的問題,只要是中文媒體的採訪和座談,這些問題總是會被一再提出來。她搖搖頭說:「未來這件事是很私人的,也是獨特的,我不認為自己適合去回答關於『未來』這麼大的一個問題。每個學音樂的人都該為自己去思考,不是別人走的路你就一定要走。要談未來,首先還是要問音樂對自己的意義是什麼?目的又在哪裡?這都不是別人可以替你回答或決定的。」 這些年來,我和吳蠻私下多次聊到中文媒體對這兩個問題的興趣,究竟是源自怎樣的一種焦慮。當我們熱衷於探討東方與西方、傳統與現代的種種問題,在「促進融合」的表象下,反映出的其實是對自身價值認知的進退失據,是不知道該如何看待自己、不知定位在哪兒的信心危機。我們做任何作品,總是關心西方人怎麼看,彷彿從他們眼中才能知道自己是誰,再不然就是拼命去強調自身文化的獨特,標榜是西方人缺少的、沒有的東西。吳蠻忍不住笑著說:「我們從來不質疑自己身為東方人是否能聽懂貝多芬、莫札特的音樂,但為什麼總是懷疑歐美人能不能聽懂《十面埋伏》、《陽春白雪》?」 事實上,藝術越到高處,越沒有所謂「理解」的問題,因為真正的藝術,總是訴諸人性,而那是不受語言或文化所隔閡的。當我們不再只想和只能從別人的眼光裡看見自我的形象時,才會理解吳蠻為什麼會說「其實不存在對未來的思考或跨界的問題」。今天不論是國樂團、是琵琶、是二胡,還是任何一樣樂器,都有自己的生命力,而它們的「未來」,掌握在拿著樂器的那雙手、掌握在譜寫音樂、應用音樂的人。 吳蠻認為,音樂很多時候是功能性的,它的意義是人賦予的。今天琵琶可以演奏一首慶典的音樂,也可以演奏哀傷的音樂;可以說一個關於戰爭的故事,也可以說一個浪漫的愛情故事。二胡如此、小提琴如此;國樂團如此、交響樂團也如此。「樂器只是一個表達的工具,重點在於你要表達的東西是否有內容。因此,它的未來也隨著使用音樂的人的選擇和視野有所不同。你對生命體會的越深,你能說的就越多。未來不是固定的,更沒有誰能夠為誰指路,因為每個人想用音樂表達的東西不可能相同。」 同樣的,吳蠻也認為跨界該是一種「出於藝術表達需要的選擇,而不是為跨界而跨界」。舞台是殘酷且現實的,究竟是言之有物,還是玩弄形式,最終沒有不被暴露出來的。真正成功「跨界」的作品裡,幾乎看不到創作者談論跨界這個議題,因為對於他們來說,意念是否被成功表達並被接收了,是唯一有意義的事,其它僅僅是素材的選擇罷了。在有相同認知的藝術家之間,就算換了一批素材,他們還是能表達出相同的思想。以絲路合奏團為例,它的編制並非一成不變,同樣一首曲子,有時因應團員個別的演奏行程,會有別的樂手替補,或是換成不同的樂器參與,但不論在哪一個國家、哪一個城市演出,絲路計劃想要告訴人們的故事,依舊能夠成功的傳遞出去。 閒聊之間,我也問了吳蠻對這一代學生的表現,有沒有什麼感想。她想起上回為市國的比賽擔任評審時看到的狀況,很希望有機會能再提醒學子們,除了要讓基本功更紮實外,一定要培養出自己的風格。「以彈撥樂器為例,左手其實遠比右手更為重要,那才是產生韻味和個人風格的關鍵。但今天的風氣卻是誰彈的比較快、比較響,更深層的東西不見了。」近年已經有不少學國樂的學生到對岸去拜師學藝,技巧都大為精進,兩岸之間已經沒有那麼明顯的落差了。「可是要說風格,不管是大陸還是台灣,在年輕一輩學子身上是不明顯的。」但話說回來,無技不藝,這一點是吳蠻的堅持。「不管是傳統還是跨界,都得是在一定水平之上才有資格談論的議題。跨界不是追求流行,也不是逃避技巧挑戰的避風港。如果你比較喜歡傳統的曲目,那也很好,但你一定要找出自己對曲子的想法,畢竟音樂就跟語言一樣,是種表達的管道,沒有自己的思想,說出來的就稱不上有意義。」 結束了採訪任務,吳蠻深深的嘆了口氣。這次不是出於疲憊,而是一種期許,我相信其中也包含了她對自己目前所做的事的滿足感。「不論是做人還是做音樂家,快樂與健康都同樣重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喜歡自己所做的事,才會有未來,也才會長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