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enaissance - 人文左岸
關於部落格
藝文、音樂、電影、社會關懷、當代思潮
  • 2670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音樂劇王子-王柏森專訪(一)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賴聲川先生曾說,劇場的浪漫在於它是生命短暫與無常的縮影。是的,劇場在演出當下所帶給人的感動和衝擊,恐怕少有藝術型態能及,而大幕落下後,總能對人性有更深一層體諒,對世間是非與無常,也多了那麼一份釋然。而現代音樂劇的舞台,在音樂這種能以超越邏輯意識層次,直接與人類情感對話的媒界優勢下,往往有著更強烈的渲染力,將人生瞬間的悲喜放大,配合上精彩歌舞與場面調度,總能帶給觀眾特別的滿足感。

從一九八七年的《棋王》至今,台灣音樂劇已走過十六個年頭。而王柏森不僅是台灣難得一見的全方位演員,音樂劇演出資歷之完整,目前大概也少有人及。然而回頭看看二十年前的台灣戲劇界,你一定會納悶,在那一片荒蕪的年代,他是怎麼劃過天際,開始在舞台上發光發熱?

資源缺乏激發無限創意

「正因為前無古人,我們這些來者才能在毫無負擔的情況下,發揮天馬行空的創意。」在人力、物力、資源都感缺乏的時代,這批年輕演員與編導人才卻一點都不畏懼,紛紛將想像力揮灑到極至。「不知哪來的傻勁,現在回想起來,我還蠻佩服自己當時的勇氣。」他笑了笑。「年輕吧!所以不知天高地厚。不過我真的很慶幸自己和一群夥伴有這個膽量,否則,也許就這麼錯過了台灣音樂劇最佳的發展時機。」

王柏森進入藝術學院就讀時,戲劇資源尚感貧乏,但正逢一批受過西方劇場洗禮,同時心繫中國戲劇發展的人才返台,有的進學校任教,有的則投入市場深耕。因此,他始終認為自己很幸運,能在這種充滿實驗性,卻安全感十足的氛圍中盡情揮灑;而與他年齡相彷的同輩演員,幾乎都是一面被灌溉,一面和前輩們一起在戲劇界開墾。在缺乏專業分工和大型劇場工業的環境中成長,讓他們轉而追求更深刻的內在氣韻,這種內化的訓練,漸漸在他們身上留下了無可取代的深厚根基。

為音樂劇開疆闢土

王柏森身為果陀的創始成員,也是為台灣音樂劇開疆闢土的一員大將。在《大鼻子情聖─西哈諾》奠定台灣音樂劇的基礎前,果陀曾推出更具實驗性質的《燈光九秒請準備》,由他和郭子主演。雖然這齣戲在手法上仍採拼貼形式,演出規格也不大,但實中有虛、戲中有戲的架構,已經帶觀眾預嘗了歌舞劇的魔幻魅力,也漸漸帶動了這種戲與歌舞穿叉交會的風潮。一路伴隨台灣歌舞劇成長,他從未因環境艱困而懷憂喪志,反倒在嚴格的自我要求下,一點一滴累積演出經驗,更突破了多半劇場演員能演不會唱、能唱不能跳的窘境,成為台灣少有的全方位音樂劇演員。

一九九七年,膾炙人口的《吻我吧!娜娜》,終於讓台灣的音樂劇找到了一個符合自己時空、文化和生活的表現語言,激發了最貼近觀眾的創作能量,也喚醒了觀眾的看戲細胞。「《吻我吧!娜娜》在許多方面都是開創性的,雖然它仍是改編自莎士比亞的經典,卻不再是一種臨摹或模仿,真正與台灣社會脈動相呼應。它的成功,不僅將台灣音樂劇發展帶入新的階段,也立下一個里呈碑。」《吻我吧!娜娜》建立了劇團、演員及編導人才們對於歌舞劇發展的信心,也打入表演藝術的主流市場,使音樂劇成為台灣藝文活動的新星。

看著今日幾個致力於歌舞劇發展的大小劇團,都能在藝術市場佔有一席之地,他很是欣慰。「不過,我還是鼓勵每個劇團,找出自己的定位和風格。像綠光以鄉土關懷為基調,春禾的現代都會路線,和果陀的重現經典,都試圖讓台灣的音樂劇朝向多元路線發展,匯流出更豐富、更自由的內涵。附帶一提,剛和大風合作完梁祝,覺得用音樂劇重新詮釋中國經典題材,是相當難得的經驗,建議他們不妨將目標鎖定在古典文學與戲曲,必竟這是我們無可取代的文化資產。」言談之間,可以看出這個當年憑著一股勇氣與傻勁闖蕩戲劇圈的年輕人,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擔負起時代、文化甚至戲劇本身,所付予他的使命。「我相信不論是古典或現代,同樣一種經典題材,都可以用新的音樂劇語言重新詮釋,找到與這個時代相呼應的心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