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enaissance - 人文左岸
關於部落格
藝文、音樂、電影、社會關懷、當代思潮
  • 263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音樂劇王子-王柏森專訪(二)

 

成立國家劇團之必要性

聊到台灣的音樂劇發展,王柏森憂喜參半,一面憂環境,一面憂人才。他表示,目前音樂劇雖然已經在藝術市場佔有一席之地,幾個大型劇團也經營的有聲有色,愈顯專業,但較艱澀、較具實驗性或藝術企圖的題材,往往仍在龐大的票房壓力下被束之高閣,無法執行。雖然短時間內,這種位於金字塔尖端的作品不見得能為大多數觀眾接納,但就人才的提升,和與國際舞台接軌之需要,絕對不能讓其停留在概念階段,更不該將商業壓力加諸其上。「艱深題材的嘗試不僅在藝術價值上有其必要性,對於觀眾而言也有教育意義。」王柏森舉他和金士傑合作的《莫札特謀殺案》為例,雖然乍看之下不易消化,卻教導觀眾如何更深一層體會戲劇的趣味。「期待有一天,台灣也能用音樂劇形式處理這類較艱澀的題材。」

相較於受到政府支助,可以自由碰觸各種題材的藝文團體和傳統戲曲,劇場人多半還在商業現實與藝術價值間掙扎,無力滿足基本生活需求的更不在少數,讓劇場人才幾乎面臨斷層危機。「我深切期盼國家能重視這個問題,成立國家劇團,讓這些優秀的劇場工作者在商業作品之外,有更精緻、更不受限制的創作空間,同時,也讓前人的經驗有機會傳承下去,否則劇場人才不是出走,就是在有機會成熟前已經淹沒在生活現實中。」他沉重呼籲。
即使商業壓力當前,王柏森仍勉勵劇場人,不要妥協的太快,一定要堅持下去。環境雖不易,但今天你在劇場有一席之地,就有一份責任,後輩能不能在你紮下的根基上更進一步,就看你是否堅持的住。他勉勵劇場工作者,即使在商業取向較重的作品中,也不要輕易放棄自己的藝術企圖,面對資源不足的處境,更應該以創造力取勝,千萬不能浪費了觀眾對音樂劇的期待,容忍創作變成失去新鮮度的罐頭商品。

掌握優勢,迎接國際競爭

結束梁祝演出,王柏森飛往新加坡觀賞好友陳潔儀的《慈禧太后》音樂劇演出,這次觀戲經驗也帶給他很大的震撼。「我們真的不能再坐井觀天。這齣戲整體呈現,不論在題材深度、場面調度、演出的精準度和演員音色的處理上,已經展現出寬宏的國際觀,和與世界接軌的強烈企圖心。硬體方面,《慈禧太后》例用多度空間與燈光變化,在單一場景中呈現出圓明園的輝煌氣度,完全展現了設計者的靈活創意。同樣屬於難以發展大型劇場工業的國家,劇場工作者可以效法新加坡的精神,努力求新求變,以創意彌補資金上的不足。」

「台灣唯一的優勢,是當年在資源困乏的情況下,在『人』身上所下的功夫。這種深厚累積,在許多優秀演員身上形成一股獨特的氣韻,他們已經不是在扮演一個角色,而是讓人物活生生的生活在舞台上,內在情感之深遂,不僅優於許多亞洲國家,更不遜於國際水準。但這麼豐富的資產,全在這些前輩演員身上,然而由於缺乏安定的環境,往往難以致力於更艱深的藝術挑戰,他們的經驗、氣韻、生活態度,很難完整傳承給下一輩。」他語氣中滿是對劇場人才培育的憂心。「回首台灣劇場起步時的蓽路藍縷,現有環境已經改善許多,若是劇場人認清自己的優勢和劣勢,願意再接受教育,其實台灣還來得及拿回華文音樂劇的主導權。若是我們沒有這個自覺,等到東方百老匯變成上海,等到對岸摸索出的音樂劇語言先你一步行銷到世界各地,成為西方世界對於東方音樂劇的既定印象,台灣的音樂劇說不定就此被排除在主流之外,而這些年來我們的努力,大概也難再得到一份適當的定位。」

嚴格的自我要求

對有志往音樂劇舞台發展後輩,王柏森也有很誠懇的建議。「所有的訓練,遠不及對自我的嚴格要求,只有意識到自己的不足,才會有求進步的渴望,透過不斷自我鞭策,邁向完美。其實,藝術工作者某些方面和苦行僧是很類似的,必須放棄很多,也要犧牲一些基本需求。」

「要曉得,『劇場人』並不是一種工作型態,而是你的生活態度。以藝術為業,就得有堅定的意志,不讓任何誘惑和考量改變你對藝術的純粹。我知道,要求正逢青春年華的人,為自我鍛鍊而犧牲安逸享樂,是很不容易。我很幸運,有良好的榜樣擺在面前,看著他們,我就明白自己堅持下去的價值何在,當然也期許自己能夠為後輩立下良好典範。我想勉勵年輕演員,好好享受這段被灌溉的時光,把眼光放遠,不必急於站到第一線,舞台總有一天會屬於你,而那時你能給予舞台什麼,才是真正重要的。」

豁達的藝術觀

對王柏森來說,不同的合作對象,總能激發不同的化學反應,他一向喜歡和來自不同領域的人才共事。「這就像一種經驗與智慧的交換,我總是保持開放的心胸,把自己當成一張試紙,在不同領域、碰到不同素材,就能呈現不同的色彩。」即使有這麼豐富的劇場經歷,王柏森仍把自己當成一種體驗的工具。「認真生活,對一個演員來說非常重要,個人的生活體驗越豐富,角色的生命力也會越強軔。」

一路走來,從勇於嘗試到功成名就,他的態度卻更加豁達。「以前我總是想著,如何將過往學習到的經驗繼續延續、累積下去,但這種想法其實不知不覺阻斷了新的交流。最近我學會讓自己放空,並且驚喜的發現,自己不只一點損失都沒有,反而海闊天空。」對於稍有地位的藝術家來說,在心態上放下舊有成就,重新開始,實屬不易,但在放與不放之間,卻是一個藝術家能否更上一層樓的關鍵。而眼前笑容陽光、永遠保持天真的大男孩,卻早早悟出了這個道理。「握緊自己的過去,縱使再輝煌偉大,不過就是短短數十年,但張開手,擁抱的卻是時間長河裡的無限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