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enaissance - 人文左岸
關於部落格
藝文、音樂、電影、社會關懷、當代思潮
  • 2662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協同主編-悄悄告訴她

引用協同主編soar的文章:http://blog.yam.com/soar814/article/395814

Talk to her,顧名思義,是他與她溝通的故事。

班尼諾,男護士,矮胖身材,相貌平平,看過一眼腦海不會留存任何印象,略帶娘娘腔,在社會上不突出,在愛情裡恐怕連資格賽都過不了。這種角色,透過電影一步步帶出輪廓,帶出他的思想,卻成為整片中最令我思索的一個人。

一. 關於他的陽光面,他是最樂觀.對生命充滿希望,在他人看,卻成了可笑的執念。剛開頭他就說了幾句已設計好非常具哲理的對白,而我不能免俗的對其中一句印象深刻 ”你要相信奇蹟,或許有奇蹟已經發生在你週遭,你只是沒看清。”。

二. 關於他的愛情,在阿麗夏未昏迷前他就偷走她的髮夾,每天透過窗戶盯著她的舞姿,不得不說,是個十足十的變態兼偷窺狂。醫院再她昏迷期間4年內照顧她,最後在她沒意識時讓她懷孕,成了個強暴犯。但另一面,他真的是嗎? 他的所作作為,或許只是發乎心的,情不自盡?片中他為了阿麗夏愛舞蹈,愛默劇,而看完一場又一場的舞蹈及默劇的表演,回到她身旁向無意識的她細細的訴說。她就是他的重心,生活及一切。他一直堅信她能聽見,他一直相信奇蹟,總有一天她會醒來。難道他們真的不能溝通嗎? 植物人真的沒有感情嗎?我實在不能肯定的說不。他說” 為什麼我們不能結婚? 我們比世上許多夫妻還契合“。如此,他又成了十足的溫柔戀人。

反觀光頭個性男馬可,他與莉地亞的愛情建築在雙方的孤獨上,在對方的寂寞中尋求慰藉,吸取殘餘的養分,他們無法互相聆聽。在莉地亞出事的上午,她一直想和他說些什麼,可是全程都是他單方面的談話”今天晚上我有事要跟你說” “我們剛剛不是講很久了?” “沒有,那全是你在說”。到了醫院,馬可甚至沒辦法幫護士為她翻面,他已經不認識她的身體。後來馬可才發現,他們彼此從未切斷對過去的眷戀。是否我們都不僅該懂得表達自我,也該空出耳朵傾聽彼此的聲音,太多的本位主義,使我們看不清。

現實總是現實,阿麗夏奇蹟地甦醒(因為班尼諾的相信?),班尼諾在監獄中服安眠藥自殺,只為陪阿麗夏沉睡。悲,太悲了。但若班尼諾真等到她甦醒,阿麗夏也只會對他厭惡,沒有任何結果。班尼諾在現實中完全被淘汰,沒有外貌的助力,沒有穿著的綴飾,沒有合適的談吐,你知道,這世界可是要對他大大扣分的。究竟我們拿什麼標準評斷人?什麼樣的人才夠”資格”?我們要的難道只是花俏華麗的包裝?
最後,他與他的契合愛情,只存在於昏迷中。

究竟是誰懂得愛?誰付出愛?誰接受愛?誰,會愛?

班尼諾可能是輸家,但無疑的,他對愛卻是最認真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