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enaissance - 人文左岸
關於部落格
藝文、音樂、電影、社會關懷、當代思潮
  • 2662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態度決定視野-吳蠻的世界音樂觀


琵琶在西方世界的代言人
吳蠻是中央音樂院第一位琵琶碩士,身為最具名望的浦東琵琶派嫡傳弟子,集傳統器樂中最嚴謹、最完整的訓練於一身。然而今日的吳蠻,不僅能傑出詮釋中國音樂界最具代表性的曲目,在現代琵琶新作的演出上更是領先群倫。她傑出的技巧和演奏內涵激發了不少當代傑出作曲家,紛紛為她譜寫新曲,使琵琶成為少數被國際樂壇接納、喜愛的東方樂器之一。

是什麼樣的機緣讓一個受中國傳統音樂教育的女子,將觸角伸向近代新作,以至為琵琶開起了全新的一扇窗?吳蠻覺得關鍵還是在於她的個性。她一向是勇於嘗試、不受既有成規束縛的人,早在學生時代,她便以演奏作曲組同學的新作為樂。對她而言,傳統曲目雖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但歷經數百年演奏,已來到了發展的極限,也難以呼映當代的精神,因此她開始積極尋找屬於自己、屬於這個時代的語言,希望能為國樂帶來新契機。吳蠻進取、勇於開創的態度確實刺激了不少新作誕生,包括譚盾著名的『鬼戲』、周龍的『天靈』、『魂』、林品晶的『驚雷』、『輪』、盛宗亮的『南京!南京!』、郭文景的『夜宴』、Lou Harrison的『琵琶協奏曲』等等,其它像羅永輝、陳怡、陳玫琪、陳士惠、潘皇龍等華人作曲家,也都和吳蠻合作,請託她發表新作。剛在六月份發表Philip Glass所譜寫的新作,吳蠻本月二十日又在國家音樂廳與實驗國樂團合作,為鍾耀光的新協奏曲『楊家將』進行世界首演。
  
世界音樂的時代,態度將決定視野
在吳蠻手上,琵琶已不僅僅是屬於中國、屬於東方的樂器,更激發不少西方作曲家為其創作。談到西方作曲家為她譜寫的作品,吳蠻覺得相當有趣:「雖然他們對於琵琶的性能和中國音樂了解不深,但正因為如此,反到為琵琶注入了全新的風格、樣貌,甚至帶來無限的可能性。舉例來說,在Philip Glass的作品裡,他搭配幾個簡單的打擊樂器、大提琴和長笛,在裡頭琵琶基本上就扮演鍵盤樂器的角色;而Lou Harrison作品裡琵琶幾乎都演奏單音,可是手法相當繁複,如巴赫音樂有許多對位、輔調在其中。」

談起近年在國際樂壇活躍的幾位作曲家,吳蠻覺得他們的共通點就是擁有自己的作品語言。西方人對於傳統中國作品當然存在著一定程度的敬重,但卻難以產生共鳴,就像他們對於道地的中國食物認同度不高一樣。但經過改良、融入西方精緻視覺效果的中國菜,不僅成功打入了西方市場,還能蔚為風潮。今日東西音樂的交流,已不再是我教你認識我的作品、再換你解釋你的作品,而是一個共同創作的過程,讓來自雙方文化背景的聽眾,都能從中找到自己熟悉的語言,在對方文化風格中所呈現的全新樣貌。

這次應邀和老朋友鍾耀光合作『楊家將』的世界首演,兩人都認為多元化是一個好音樂家的必備條件,如果硬堅持某種傳統框架,不過是劃地自限,對於自己和音樂本身都沒有幫助。除了她所提到的個性因素之外,移居美國,來到紐約這個文化大融爐,也讓她意識到世界音樂時代的來臨。藝術必竟是生命的反應,若失去了展現當代精神的功能,再龐大豐富的傳統寶藏,仍會令人覺得若有所缺;這正是吳蠻如此積極開創中國音樂新風貌的原因。「其實年輕時並沒有想這麼多,也未曾想過要背負起使命,純粹只是好奇、不愛墨守成規,後來我才明白,這種『態度』幫助我有不同於其它許多音樂家的視野。」當吳蠻漸漸受到國際樂壇肯定,才意識到自己已經扮演起中、西音樂融合的重要橋樑。「一旦能在概念上擺脫了傳統框架的束縛,就海闊天空,無比自由了。」

國內樂壇應更重視新作
譚盾和吳蠻合作的『鬼戲』一九九六年在中國首演,這部作品對樂界顯然是個不小的震撼。演出後,文化界還特別開了一個座談會,重新討論、也重新定位中國音樂的發展,並大力肯定民族素材、多元文化所帶來的全新創作空間與貢獻。

聽吳蠻敘述這段過程,此次為她量身打造新曲的作曲家鍾耀光,眼裡有著複雜的情緒。鍾耀光向來肯定台灣提供給一個作曲家的創作環境,但每當樂壇有新作誕生,同儕和文化界的冷淡卻叫他忍不住心寒。通常一部作品的世界首演,絕對是當地文化盛事,然而在台灣,頂多只能在藝文版佔點篇幅,更少見同行前來切磋勉勵。在西方社會,一部作品的首演不僅是大事一件,通常會看首週演出的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媒體和樂界同行,透過他們的評論,有價值的作品自然能在各地行成風潮,被廣泛接納。在台灣,一部新作品往往在首演之後就不了了之,要想有第二次演出機會,大概只能等待奇蹟;對於一個付出了心血的創作者來說,確實五味雜陳,百般矛盾。

「新作品要能夠行成風潮,最重要的是打破愛樂者的習慣。」吳蠻說。她知道許多愛樂者對新作總有莫名恐懼和排拒,因此她在音樂會的曲目安排上格外用心,總是先讓聽眾在熟悉的作品中放下對陌生作品的焦慮,再順勢將新作介紹給大家。

兩岸國樂教育
一九九九年,吳蠻回到中國舉行爵士音樂節,讓年輕人明白,原來國樂也可以這麼活潑、這麼貼近他們的生活。吳蠻說:「我知道教育界仍延襲傳統,規定曲目幾十年來少有更動,學生若是沒有自覺,等畢了業發現問題,多半也只能安於教學工作,無力改變什麼。」鍾耀光聽了猛點頭,「習慣向對岸取經的台灣國樂界,其實也有著類似的困境。」他趕忙補充道。

吳蠻致力於新作發表、參與爵士音樂節、錄製風格多元的唱片,就是希望能打開年輕學子的視野,從新作品中找到自己能夠認同的時代精神和語言。身為少數受過完整、正統國樂教育,又旅居西方,有機會吸收多元文化養份的器樂演奏家,吳蠻身上的擔子也更顯沉重。
  
視野,決定世界的廣度
這幾年能揚名國際樂壇的華人,不論是專職演奏還是致力創作,幾乎都有相同的特質,那就是:寬廣、多元,勇於接納各種風格與文化,並以此為傳統注入新的生命力。吳蠻和她的世界音樂觀,或許很值得懷有殷殷期盼的台灣樂界借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