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enaissance - 人文左岸
關於部落格
藝文、音樂、電影、社會關懷、當代思潮
  • 2662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 生與死
而是 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 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而是 明明知道彼此相愛 卻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 明明知道彼此相愛 卻不能在一起
而是 明明無法抵擋這種思念
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裡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 明明無法抵擋這種思念
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裡
而是 用自己冷漠的心 對愛你的人
掘了一條無法跨越的溝渠

看到一個部落格的主題,很有趣:『葉子的離開,是風的追求,還是樹的不挽留?』
這讓我想到上面這段詩句。順便還發現一個關於泰戈爾的大烏龍。如果,我們選擇用冷漠掩飾情感,或者自己在關係當中挖出一道溝渠,最後,是不是就會是這樣一個結局呢?

當然,最經典也最為一般人所知道的,是第一段。我只節錄了前四段最有感覺的。

是心情使然吧!?Anyway,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真的不是物理上的,而是心理的。這首詩講的是愛情,我對這些詩句最深的體會也來自愛情,但想一想,其實所有人類的關係不都是如此?所有造成人與人之間距離的原因,不都是說穿了理解了其實可以是很愚蠢的事情?

大多時候,我們沒有同理心,去思考另一個人在某項作為或談話背後的背景、成長環境,和造就他這些觀念的原因。就算思考了也都想到了,卻又不見得能夠理解,即使理解,又不見得能夠寬容、能夠尊重、能夠不當回事、能夠放手不要去嘗試影響對方,不去把對方拉到你覺得『對』的那一邊。縱使你很清楚太多事情實在說不上對錯或道德,但那個不同的選擇,卻還是叫我們覺得不舒服,覺得不對勁,覺得不能接受,或乾脆覺得為什麼有人要這樣活著。

這種心態放大到人類社會中,就產生了各種認同問題。因為我們都害怕自己無法了解的事,都害怕和自己做不一樣選擇的人,因此,國族、家族、社群、膚色、性向,甚至是獨立與否、對國家安全的立場等價值觀,先是成為我們的心靈依歸,接著在找到符合的理論後,開始成為排除異己既合理又合乎道德的旗幟。

於是,我們不再從他人『是』什麼來判斷一個人,而會從他人和我『有什麼不同』來認定一個人。這種社群『認同』有其正面價值,它讓人類有歸屬感、有同伴、有志同道合的絕佳感受,可是一不小心,就演變成人與人之間的鴻溝,若再加上有心人的操作,就成為一場災難。

我常常想,也常常問身邊的人,為什麼我們不能夠從『人』的價值出發,去看待所有與我們不同,以及選擇不同方向的人?什麼時候,全體人類才能進步到在保有自我意識和選擇的同時,從人道的立場,尊重每個人最基本的權利?在說出我不認同你的觀念的同時,不要強加任何道德或對錯的帽子給對方?或者更進一步,不在心裡面存有芥蒂、批判,不覺得自己擁有某種超越對方、比對方優秀的優越感?

連我自己都承認,我即使能做到不去判斷這些『不同』的對錯或道德,但心裡面,多少都是存著價值的優劣感,或者總是覺得不這麼做、觀念不是這樣的人(其實是指自己),比較優越,在比較的刻度上『好』那麼一點。

我這種極盡可能追求平衡的個性,也許真是一個深入研究星座的朋友說過的,是什麼水瓶和天枰很多的影響。看不慣世間的不平,卻也深為自己沒有辦法更持平、更寬容而深感痛苦。內心的拉扯和掙扎,有時候其實大到難以想像。就像我常常無法接受生命的有限一樣,我也無法忍受自己在許多地方的觀念狹窄,或思考面向不足,可是同時既也不願也不能一下就接受自己原本的腦框框內沒有的東西。

可是,我始終相信一件事:溝通和時間,關於這一點,我的信念可能要比對愛情更堅定吧。有了溝通,有了時間,有用心的經營,很多不同雖然不會改變,人的個性脾氣也不會變,可是本來難以想像的,就能夠了解,再從了解漸漸進展到寬容和尊重,再久一點,就會從理論上的層次,深入成為對他人主體性的認同,最後也許就有希望碰觸到愛的最高層次:愛一個人不是因為他的條件,不是因為他好或壞,而是因為他就是他,就是他本來的樣子。

我知道人是不可能這樣對待所有同類的,就連孔老夫子都承認,人際關係有時候是勉強不來的,不對盤的時候,注意到應有的禮數就好,能夠多用同理心去理解別人的處境或原因,已經很難得了,不必強求。但至少,對於我們身邊最親愛的家人或伴侶,是不是真的需要多一份這樣不願放棄的耐心,才不會讓自己抱憾悔恨?也許是因為,我自己是從責任和承擔,才領悟和學習到『愛』的,所以我才會這樣想吧。
因為我一直都相信,哪一種愛裡面都有苦有樂,有責任、有承諾、有承擔、有背負、有寬容,也許在每個人身上,苦和樂的比例會不同,就看你願不願意為了樂的部份,接受苦的部份,而且覺得甘願、覺得值得。即使我看過在有些人身上,苦與樂的比例極端的不平衡,但就是有人甘願為了那5%的快樂,讓剩下的95%都變得值得;我也在這樣的人身上學會,兩個人的事,只有那兩個人知道,只有那兩個人有資格說、有資格決定什麼,於是再也不去建議朋友們在感情中應該如何,我只問說:「你自己覺得值不值得?」同樣,我也只會問自己這個問題。


PS:親愛的星座女巫,妳可能百分之百是對的。妳看看,明明是討論感情觀的想法,卻偏偏要把全人類扯進來。這是不是代表我註定要活的比別人複雜、比別人辛苦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